1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

1973年的某天,身為中央辦公廳警衛局的局長汪東興,和往常一樣在中南海巡視,以此保衛中央領導人的安全。汪東興巡視了一圈,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,於是帶著其他人準備離開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汪東興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,抬頭一看,沒想到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:不遠處的北京飯店,和之前相比增高了許多,還能看到工人忙碌的身影。

汪東興盯著這些工人看了好一會,隨後臉色突變,連忙將自己的想法上報給中央和周恩來。周恩來大驚失色,不久后正在擴建北京飯店的施工團隊接到了命令:「立即停工!」

那麼汪東興在巡視的時候究竟發現了什麼?為何能令周恩來大驚失色,並讓正在擴建的北京飯店停工呢?(二手中古鋼琴調音維修理保養_新北.台北.桃園.北部)

北京飯店擴建

在古老的東長安街上,有一座和世紀同齡的百年建築屹立在大家的眼帘當中,它博大且輝煌的外觀深深地吸引了無數過往的人們駐足欣賞,這就是百年老店——北京飯店。

北京飯店和近代多苦多難的中國榮辱與共,它也經歷了中國近代史的百年風雨洗禮,更是見證了一個世紀以來中國的翻天改變。

說起北京飯店的建立,還要追溯到1900年。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,兩個法國人在這條衚衕的南路口開了一個有3間門店的小酒館,對著門外飄揚的雪花,煎豬排、煎雞蛋等食物散發著香氣,吸引著來往的人群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北京飯店

第二年,這間小酒館就搬到了東單,門頭正式掛上了「北京飯店」的牌號,而經營北京飯店的則是一個義大利人。

1903年,北京飯店從東單遷到東長安街王府井南口,也就是如今的地址。1907年,中法實業銀行接管北京飯店,飯店也擴建為5層大樓,10年後北京飯店再次擴建為7層的大樓。

北京飯店不管是從建築風格,還是從內部設施方面來看,在當時都是一流的,在北京也是赫赫有名的。飯店的經營者為了接送賓客,還專門配備了兩輛大轎車,往返於北京飯店和火車站之間。

北京飯店於1903年遷移到王府井的時候,大堂內還擺放了一架100多年前的鋼琴,琴聲飛旋,100多年的時光也流淌在人們的耳邊,令人難以忘懷。

而在北京飯店內珍藏的諸多珍貴的名人真跡、瑰麗的藝術品更像是川流不息的河流,流過無數個世紀的文化天園。

齊白石大師還曾為北京飯店作了一幅畫,名為《和平萬世》,這幅畫不僅表達了熱愛和平的美好願望,還贏得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友人的喜愛。北京飯店還珍藏了齊白石大師茶花、梅花、山水等多幅爐火純青的畫作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溥儀

1923年,已經退位了的末代皇帝溥儀曾在御花園舉辦一次宴會,特意邀請北京飯店前來備辦。御花園內被布置的金碧輝煌,當日的氛圍也令溥儀多年後仍回味無窮。

吸引溥儀的是北京飯店的赫赫聲名以及卓越服務,而許多厚重的歷史時刻也出現在北京飯店的殿堂內。

1949年8月,從祖國各地而來的愛國人士匯聚在北京,參加會議。在這些人當中,有很多人過去曾經來過北京,也有很多人是第一次來,但他們此次身上都肩負著共商國事的歷史使命。

當時新中國國旗和國歌的徵集小組也都設立在北京飯店,共用綱領也是民主人士和毛主席、周恩來等領導人在此地商談誕生的。

1949年10月1日是新中國成立的日子,而盛大的開國第一宴就是在北京飯店隆重舉行的。共和國成立的喜悅將永遠銘刻在北京飯店的史冊中,從新中國成立到上世紀60年代,每年的國慶宴會都是在北京飯店舉行的。

北京飯店也留下許多百年風雲人物的足跡,比如說一戰英法聯軍的總司令福煦、印度詩人泰戈爾等等,飯店至今還保留著孫中山先生在1925年居住過的房間。張學良馮玉祥等人也曾先後在北京飯店居住過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尼克松訪華

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,我國和許多國家建立外交,尼克松訪華,中國在聯合國取得合法席位。國內的外事活動,隨著外交戰線的拓展也變得越來越頻繁。

外交的國家越來越多,有越來越多的人到我國參觀和訪問,賓客一變多,賓館的居住率也開始上漲。據說,當時北京飯店的住房率幾乎每天都超過了100%。

由於種種原因,北京飯店的擴建工程也提上日程,周恩來提出:「北京飯店原先只有350到370間客房,擴建以後要達到1000間以上。除此之外還要同時容納2000人的生活起居、外交娛樂、談判事宜等等。」

接受擴建北京飯店任務的是擔任軍管會的宋主任,他找到北京市建築設計院,負責設計的張鎛以及其弟子成德蘭幫助,並向他們傳達了周恩來總理的指示。

在此之前周恩來曾問過宋主任:「擴建多久能夠完成?」宋主任想了想說:「大約需要兩三年的時間。」周恩來聽后緊皺眉頭,說:「這太慢了,人民大會堂那麼大的場地,才用不到10個月的時間,時間久的話,就等不及了。」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張鎛

於是宋主任將周恩來的要求轉告給張鎛,張鎛雖然很疑惑周恩來口中的「等不及了」是什麼意思,但他還是保證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。

在這以後,張鎛用幾個日夜的時間做出20多套方案,隨後將這些方案都送到宋主任的手中,宋主任再送到周恩來的手中。

周恩來剛開始收到這20多套方案的時候,曾召開了一次小型會議,讓大家說說自己的想法,看看哪套方案比較好。經過一番討論和研究,大家最終選定編號為20的方案。

周恩來為了讓大家能夠更加直觀地看到,於是命人按照這個方案做了一個模型,然而當模型出來后,大家卻覺得不是那麼滿意。眾所周知北京飯店之前只有5層,如今擴建為14層,如果只是看這個數字的話,感覺還挺高的,但真的做出模型后,就感覺房間不太夠用。

最重要的是北京的土地資源很緊張,一旦建立完畢的話,擴建的房間不夠用,到時候還要重新建立一幢,豈不是費錢又費力?於是大家決定放棄第20套方案,改選另一個更好的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更改方案的事情傳到張鎛的耳中,他當即投入到設計新方案的工作中。沒過幾天,張鎛就設計出一個100.25米高的建築方案。

當這一方案呈現到周恩來面前的時候,他還和之前一樣,讓人做一個模型出來。不過當這一模型出來的時候,周恩來等領導都沒有意見,於是北京飯店的擴建就按照張鎛最新設計的方案來執行。

汪東興發現北京飯店存在的危險

北京飯店的擴建工程於1973年春季正式啟動,北京建工局長伍子玉親自坐鎮。施工隊伍夜以繼日的本站,新東樓以一個星期一層樓的速度增高。

國慶節后,開始了第12、13層的施工,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工程人員問張鎛:「新東樓哪個方向的房間比較好?」還沒等張鎛回答,這位工程人員就自己回答道:「當然是西方向的房間比較好,因為在晴天的時候,可以從窗口向遠方眺望,遠可見西山,近可覽故宮。」

說著無心,聽者有意,這句話令張鎛心頭一驚,因為在這遠景和近景之間,正夾著一個比較敏感且重要的地方——中南海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汪東興

張鎛曾聽說過,當時負責中南海警衛工作的汪東興對周圍的建築是十分關注的。

和平門附近松樹衚衕有一幢水利部的辦公樓,僅有5層18米高,但卻被要求工作人員不能在樓頂做工間操。偶爾有工人到樓頂檢查的話,還會接到來自中南海的電話,詢問他們是幹什麼的。

於是張鎛專門向北京飯店負責人建議:「新東樓西側公共設施以及客房門窗的玻璃,都要用壓花的或者磨砂的,這樣可以擋住西邊的視線。除此之外還不能安排外國人居住,避免窺探中南海。」

儘管張鎛想出了應對的辦法,但他的心中還是多了一重憂慮。沒想到沒過多久,張鎛果然接到中央警衛團政委張德中的電話。

原來是汪東興和往常一樣在中南海巡視,沒想到這次巡視卻發現了一個奇怪之處,那就是自己可以從中南海看到正在擴建的北京飯店工人忙碌的身影。這些工人的舉動雖然看得不是一清二楚,但也可以看個六七分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汪東興

換而言之,是不是他們在北京飯店也能看到中南海內的情況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北京飯店雖然離中南海很近,但之前只有5層高,因此汪東興並沒有放在心上。如今北京飯店卻有14層之高,如果繼續建立的話,豈不是將毛主席等中央領導的一舉一動看得一清二楚?

如果不立刻停止擴建工程的話,恐怕會影響中南海的安全。汪東興一想到這裡,臉色瞬間發白,隨即將自己的想法彙報給楊德中和周恩來總理。周恩來聽到這一消息也是十分震驚的,當即指示楊德中:「立即停工。」

1973年10月29日,楊德中來到北京飯店施工處,找到負責人,並對他們說:「周恩來總理髮現,可以從中南海看到施工地點燈火通明,也察覺到目前正在擴建的新樓層的高度威脅了中南海,請你們儘快停工,之後該怎麼辦還請你們等通知!」

負責人聽了楊德中的話,簡單思考一下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?是保持現狀還是拆除呢?

如果維持現狀的話,那麼已經14層高的北京飯店也正如周恩來總理所說的那樣,會威脅中南海;如果拆除的話,那麼不僅要再次耗費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財力,還令之前的努力都前功盡棄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周恩來

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周恩來決定集中大家的智慧,從中尋找最好的辦法。有人建議將故宮的午門樓高,起到遮擋的作用,當這一建議提出的時候,立刻得到了周恩來的否定。

周恩來搖了搖頭,說:「首先文物不宜破壞;其次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?這個辦法不可行。」

10月29日,北京飯店的齊主任通知張鎛開會,張鎛剛來到會議室,就見到了當年指揮人民大會堂工程的萬里和趙鵬飛。這次會議的主題很明顯,仍是商討如何解決北京飯店的問題。

萬里是一位性格耿直,有什麼話都直說的人,他提議:「既然這樣的話,那麼原設計在頂層的接見廳和宴會廳以及其他配套用房就全部取消,盡量降低層數和高度。經濟損失都是小事,這些才是大事!」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周恩來和楊德中

楊德中認為截止在14層仍有威脅,所以說:

「第10層以上就能看到中南海全景了,不過有樹木的遮擋,看的不是很清楚。但在往上的話,就擋不住了。如果天氣晴朗的話,中南海內的情況可就一目了然了。如果實在沒辦法的話,不如將已經建好的部分給拆除掉。」

在接下來的商討中,張鎛得知15層以上已經可以看見毛主席的書齋了。有人說:「如果在這裡安裝竊聽器的話,後果是非常嚴重的。」中午的時候,幾人收到周恩來的指示:「建築必須終止在15標準層!」

不過設計院和施工方面的一部分人卻認為:「取消15層以上的建築,在14層上做頂則會影響整體建築的美觀性。建議維持原來的頂部,只要加強高層設施使用的控制就可以了。」

大家的意見得不到統一,那麼關於北京飯店的事情,究竟應該怎麼辦呢?這天晚上,張鎛接到周恩來的通知,讓他去開會商討方案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萬里

北京飯店最終的解決辦法

晚上12點,張鎛和萬里、趙鵬飛來到大會堂西大廳,他們剛抵達大廳,周恩來就笑著朝他們走來。只見周恩來緊緊地握著張鎛的雙手,說:「張鎛同志,我們有14年沒有見面了吧?」

張鎛聽了周恩來的話十分感動和意外,他沒想到周總理記得這麼清楚,一時間激動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緊接著周恩來讓大家坐下,還讓張鎛坐在自己的身旁,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周恩來沒有急著和他討論北京飯店東大樓的事情,而是嘮起了家常。

說到這裡大家一定非常好奇,張鎛究竟是誰?為何能讓周恩來如此關注?

說起張鎛,要先說一說他的父親張鳴岐,張鳴岐是清末的兩廣總督。1911年4月12日,張鎛出生在督府,半個月後同盟會舉行武裝起義,敢死隊員衝進總督衙門,革命黨人不傷婦孺,因此張鎛才能安全活下去。

張鎛自幼喜歡繪畫、音樂和京劇,幾何等雖然都能及格,但沒有一絲興趣。然而自從張鎛聽大哥張銳說起建築學具有藝術和技術的雙重性后,對這個專業也產生了一定的興趣,再加上梁思成和張鎛是世交,他這才走上了建築之路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1930年,張鎛考入東北大學,在梁思成等老一輩建築師的門下學習相關課程。不過後來因為「九一八事變」爆發,東北被日軍侵佔,張鎛只好轉入南京中央大學建築系學習。

1934年,張鎛從大學畢業後來到基泰工程司工作,直到1951年辭職離開。基泰工程司是當時我國非常著名的建築師事務所,而張鎛在這裡也認識了自己的恩師,著名的建築師張延寶,並在他的悉心指導下工作。

1951年3月26日,張鎛從香港回到北京,隨後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當中。那個時候國家百廢待興,基礎設施建設的任務是非常大且緊張的,張鎛和其他建築師一樣,心中充滿激情。

1958年9月,北京齊聚全國各地17個建築專家,共同商討國慶十大建築的設計方案。經過多次商討和研究后,周恩來親自選定北京市規劃局的方案。市領導當即決定張鎛擔任總建築師,全權管理設計工作,而這次也是張鎛和周恩來相識的開始。

當工程進入到萬人大禮堂設計的時候,張鎛等人卻遇到了難題,他們不知道如何處理這麼大的空間,也不知道如何設計藝術風格,因此大家產生了不同的意見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周恩來聽過眾多專家的意見后,說:「人民大會堂的大廳是議論國家大事的地方,應該是莊嚴、明朗和大方的,不能按照歌舞劇院的形式處理。要令人一眼望去感到十分乾淨、衛生和舒適。」

周恩來的意見令張鎛等人思緒打開,張鎛等人在整個天棚上按了3米間距開0.9米圓的洞孔。為了打破單調的穹窿頂,張鎛還設計了三圈水波紋式的暗槽燈……

當張鎛將設計模型拿給周恩來看的時候,周恩來表示很滿意,然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見。張鎛等人連忙按照周恩來的意見繼續調整方案,最終做出的樣子也令周恩來十分滿意。

大會堂完工後,召開了一次慶功會,張鎛則代表集體參加此次的慶功會。周恩來過來敬酒的時候,對張鎛說:「你們這次的設計我很滿意,給你們打五分!」

回憶結束后,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,接下來周恩來開始和張鎛等人商討如何解決北京飯店新東樓的問題。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周恩來指著面前的模型說:

「在第10層可以看見中南海,從新華門瀛台是一覽無餘的,從瀛台到北海大橋之間只被遮住了一點,但再高就遮不住了。我在中南海抬頭就能看見這座高樓,心裡十分不安,不能再等了!10層以上的房間應該作別的用途,不對外開放,向西的門窗需要遮起來。」

張鎛建議朝西的門窗全都做成實心遮陽牆,遮陽可以遮住向西、向北的視線。周恩來點點頭,說:「這個辦法不錯,不僅可以遮住視線,還能擋住西北風,畢竟北京的西北風沙可是非常厲害的。」

由於樓層截止在第14層,那麼樓頂繼續按照原來設計的話,難免有些不協調,於是周恩來建議說:「做大屋頂太貴了,是否可以做小斜坡頂呢?這樣既利於排水,人也上不去。」

當大家談完北京飯店新東樓事情后,已經是凌晨2點45分了。周恩來說:「都這麼晚了,大家回去休息吧!」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三天後的晚上10點,萬里和趙鵬飛讓張鎛到人民大會堂的新疆廳,對新東樓的問題進行最後的敲定。半個小時后,周恩來也來到新疆廳,他看了看修改後的模型,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,並說:「用實心遮陽牆將西邊的門窗進行遮擋,在西華門建屏風樓都是很不錯的處理辦法!」

沒過多久方案正式實施,周恩來對這個項目十分重視,並親自到施工地點視察情況。1974年,北京飯店擴建完畢。

擴建完畢的北京飯店看起來十分大氣,不僅解決了住房少的問題,還杜絕了一些心懷不軌的人。從這以後,北京飯店也成為北京標誌性的建築之一,同時也記錄了我國大量外交的精彩瞬間。

2001年2月19日,國際奧委會評估團一行人住進北京飯店,他們詳細考察了北京申辦奧運會的各項準備條件,而北京飯店的服務質量和硬體條件也影響著申奧的成敗。

在評估團離開之前,他們曾說:「我們在北京逗留期間,北京飯店的全體員工為我們提供了十分熱情且周到的服務,祝北京申奧成功!」

973年北京飯店正在擴建,汪東興巡視時發現不對勁,當即上報中央"

2006年12月17日,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第四次協調委員會正式批准,北京飯店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國際奧委會總部飯店!

隨著時間的推移,北京的飯店越來越多,儘管如此,但北京飯店仍是外國有人下榻北京的首選,它也是其他飯店不可替代的。

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這座屹立在新世紀潮頭的北京飯店,將會繼續見證中國的不斷強大。

~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 請發送郵件至 2557861106@qq.com 舉報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 如若轉載,請註明出處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投稿用户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acenpiano.com/6878.html

發佈留言

登录后才能评论